现实远比电影可怕 99%NFL退役球员患有脑病变

现实远比电影可怕 99%NFL退役球员患有脑病变

2015年好莱坞影星威尔史密斯主演的电影《震荡效应》曾经引发不小的震动,这是一部有关橄榄球题材的影片,片中威尔史密斯扮演的脑神经专家发现,由于受到大量的剧烈头部撞击,NFL(美国橄榄球大联盟)的球员们非常容易患上一种被称为CTE(慢性创伤性脑病变)的脑部疾病,因为触动了各方利益,这位专家的研究受到了来自同行、NFL官方等多方面的阻力。

《震荡效应》改编自真实的故事。片中提到的慢性创伤性脑病变正是现实中科学家们一直在研究的脑部疾病,NFL曾经试图这项研究。

近日,美国媒体CNN曝出,真实情况比《震荡效应》揭示的内容更加可怕根据权威医学杂志《JAMA》的调查,99%的NFL球员在退役后都饱受慢性创伤性脑病变的痛苦。

这份调查指出,慢性创伤性脑病变是一种因大量重复性头部冲撞而产生的病变,冲撞会在脑内产生多余的微管结合蛋白,这些多余的蛋白将阻塞正常的神经管道,从而产生一系列的神经性病症。

这些病症包括记忆衰退、头脑混乱、判断力下降、抑郁、紧张等,受害者甚至会因为冲动失控产生攻击性行为,还有一些人因为不堪痛苦导致自杀。

由于没有任何的临床经验,研究人员只能通过202名自愿在死后捐献大脑的橄榄球运动员的大脑切片来进行这次研究。

研究结果证实,在111位前NFL职业橄榄球运动员中,有110人都患有不同等级的慢性创伤性脑病变;而在53位前大学橄榄球运动员中,患上脑部病变的有48人;更惊人的是,在14位高中橄榄球运动员中,居然也有3人被确诊为慢性创伤性脑病变。

这项研究的负责人安麦基医生向媒体断言:“毫无疑问,橄榄球运动是有问题的,从事这项运动的人都有患上慢性创伤性脑病变的可能。”

对调查结果,NFL官方一面冠冕堂皇地打官腔,另一方面却对回避问题心存侥幸,一位官员表示:“对于CTE的起因、发生的几率以及长期影响,还有许多未能证实的地方。”

NFL不愿意就此向科学家投降,但要知道由于慢性创伤性脑病变必须等患者死亡后才能确诊,许多职业橄榄球运动员或许早已因此遭受了几十年的痛苦。

2015年,年仅24岁的旧金山49人内线;博兰德突然宣布退役。在接受ESPN采访时,他的回应充满沮丧,“我只想健康的生活,不想得上任何神经类疾病或是英年早逝。”

事实上,博兰德已足够幸运。2011年前NFL球星大卫杜尔森在自己的家里开枪自杀,他在留给妻子的遗书中写着:“拜托,为了真相,请一定要把我的大脑捐给NFL大脑库。”

杜尔森的自杀源于不堪忍受越发频繁的脑震荡痛苦。在这次的调查中,他的大脑被重新纳入研究,果不其然,杜尔森被确诊为严重的慢性创伤性脑病变。

尽管有数据表明,一名职业NFL球员平均每赛季都要遭遇1500次撞击,但NFL迟迟不愿意承认那些球员身上出现的脑部痛苦和比赛时头部受到的频繁撞击有关。

《震荡效应》的剧情正在现实中悄然上演,在几代球员的努力下,直到去年联盟才被迫“松口”,承认橄榄球运动的危险性。

当时面对国会议员的质询,NFL健康安全副总裁杰夫弥勒亲口承认橄榄球与CTE有直接联系,但如何回避这样的危险,NFL官方也显得无计可施。

NFL总裁罗杰古尔德就表示:“受伤总是比赛的一部分,橄榄球是需要身体接触的运动,我们能做的不多。”

在2012年《福布斯》杂志公布的北美四大联盟(棒球、橄榄球、冰球和篮球)球员平均薪水中,橄榄球运动员平均年薪190万美元,排在四大联盟的最后一位,而NBA球员的平均年薪则高达515万美元,是NFL球员的2.7倍。

几年过去了,这种情况并没有改观,倒有愈演愈烈之势。造成NFL球员“低薪”的一大原因是庞大的球队人数,NFL每队报名人数是53人,但上场人数只有11人。

这就造成许多位置上的球员一整个赛季都打不上什么比赛。除此之外,由庞大球员基数所支撑起的选秀系统也导致NFL球员“不值钱”,每年有200多名新球员加入NFL大联盟。

橄榄球运动的特殊性(容易受伤)让联盟必须秉承这样的球队结构和选秀模式,但也造成了球员的泛滥与不值钱。

在优胜劣汰的激烈竞争下,不少年轻球员进入联盟不过一到两年,还拿着底薪合同,就不得已面临“被辞退”的危险,进入联盟时怀揣梦想与热情,渴望通过橄榄球改变命运,但最终得到的可能只是一身伤病与脑部的终身创伤。

即便是在联盟中大红大紫,赚到了不菲的薪水,但效力年限越长,往往意味着你受到严重创伤的可能性更大,退役后就是不用为生计担忧,但脑部痛苦往往会折磨你终生。

“我是一名神经学家,我的职责是确保我的病人享有健康的大脑,但你需要意识到为什么人们喜爱体育运动,(做职业橄榄球运动员)这终究是个人的选择,每个人从体育中都得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调查的最后,一位曾接触过一些死后被确诊为CTE患者的医生说了这么一段话。他无意阻止人们投身这项运动,但他希望橄榄球运动员的健康能够引起更多的关注。

“运动员的生命是怎样的一种弧线,你需要理解,理解他们在职业生涯的末期,他们会是怎样的一种健康状况。”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